黄瓜色站

苏长天目光锐利,仿佛直刺人心,“赵东,说实话,你今晚的表现并不出彩,我也并不满意!”

“藏拙?对付别人还行,对付马家兄妹远远不够!”

“有些话我上次就说过,我并不看好你,哪怕现在我依然不看好你。”

“之所以接纳你,完是因为小菲已经认定你了,我不愿意因为你闹得父女反目!”

“当然,你虚心,也愿意学习,有潜力,成长空间巨大,这是我满意的地方。”

“如果给你点时间,我不介意好好培养你。”

“可我老了,也累了,将来早晚有一天,苏家是要交到小菲的手上。”

赵东沉默。

苏长天继续说,“我要求不多,做好我安排你的事,吴家那边进展还不错,吴雯派人过来查过你,我已经叫人帮你遮掩了过去。”

“至于其他的,尤其是苏家的事,不用你管,自然有我来应付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
赵东知道苏长天不爱听,但还是开了口,“那苏晴的婚事?”

苏长天豁然眯眼,“我说了,让你不要多问!”

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

赵东依旧恭敬道:“爸,不好意思,我答应过苏晴。”

气氛短暂平静。

苏长天寒着声音道:“赵东,你这是在挑衅我?”

赵东微低的下巴慢慢扬起,“爸,我觉着这不是挑衅,这是尊重!”

苏长天抓起茶杯,突兀摔碎在地!

伴随着一声脆响,身后有保镖进来!

……

客厅里。

苏长明父子已经回了房间。

梅姨和苏菲闲聊。

茶杯摔碎的清脆声依稀传来,苏菲却纹丝不动。

梅姨略显诧异,“你就不担心?”

苏菲耸肩,“有什么可担心的,赵东应付的来。”

梅姨又问,“你就不担心你父亲?”

苏菲随意道:“赵东有分寸。”

梅姨感叹道:“几天不见,你对赵东倒是越来越有信心了。”

苏菲抬头,“对他的信心,我一直都有,只是您和家里对他没信心罢了。”

“而且最近我突然想明白了,家里的这些事他早晚要独自面对,我能帮他扛的了一时,又不能一直帮他。”

“因为感情的事总跟父亲闹翻,传出去总归不好听。”

“最重要的一点,我跟赵东的感情已经成了定局,你们接受也好,不接受也好,都改不了我的心意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梅姨突兀感叹,语气复杂,“你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,到底像谁?”

苏菲愣了一下,“难道不像我母亲么?”

梅姨摇头,仿佛陷入回忆当中,失神道:“不像,姐姐温柔似水,最是体贴,再生气的时候也半点不见冰冷!”

苏菲对母亲印象不多,又追问了几句,可梅姨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开口!

……

书房里,赵东慢慢蹲下,将茶杯碎片捡起,恭恭敬敬放在一旁的茶几上。

苏长天将他一举一动看在眼里,挥了挥手道:“出去!”

保镖闻声退去。

苏长天目光饱含深意,“赵东,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?”

赵东垂手而立,“爸,如果我做的不对,您尽管教训,要打要骂,我绝无二话!”

气氛短暂平静,书房里只能听见沉闷的呼吸声。

苏长天一声冷笑,“好啊,既然你愿意管闲事,那苏晴的事就交给你处理。”

“老二那边我不会帮你说话,你别怪我不留情面就是!”

“还有,苏浩的婚事不能受影响,这是底线!”

“如果你做不到,别怪我不念翁婿情分!”

赵东点头,退出书房的时候还在感叹。

明知马家动机复杂,苏长天还要竭力促成这桩婚事,到底是谁在与虎谋皮?

赵东作为晚辈,不敢置评,也揣摩不透,只能恭恭敬敬关上房门。

正要转身的功夫,不远处有人招手,“姐夫,姐夫!”

是苏晴的声音,语气很轻微,做贼一般。

赵东诧异上前,“你怎么出来了,就不怕被人发现?”

苏晴看了看远处,拉着赵东就走。

转角,赵东直接被她拉进房间。

……

房间里开着空调,温暖如春。

赵东刚一进屋,女孩闺房特有的香气,夹杂着热气扑面而来。

她的房间和苏菲不一样,卡通一些。

床单,被褥,枕头,都是卡通图案,就连屋里的家具也都是粉红色。

象牙白的公主床,周边一圈淡粉色的帷幔,肆意张扬着青春少女的特有个性!

赵东不敢多看,急忙收回视线,“你拽我进来干嘛?不怕被人看见啊?”

苏晴顾不上避讳,紧张的问,“大伯怎么说的?”

赵东觉着好笑,“你难道不关心你父亲的态度么?”

苏晴冷笑,“我父亲没主意,如果大伯不说话,这件事他肯定要听苏浩的!”

赵东点头,“岳丈说了,这件事他可以交给我处理。”

苏晴豁然变脸,开心道:“真的假的?姐夫,你这么帅啊!”

“连大伯都被你搞定了?”

赵东没好气,“帅?刚才岳丈摔了茶杯,差点把我撵出去!”

苏晴比划着拇指,“牛批!”

赵东翻了个白眼,“少跟我来这套,你父亲,你哥哥,这边我都可以暂时帮你应付。”

“就一点,解决这事不能硬来!”

“这是我跟岳丈的承诺,事情闹大了,他也不会再让我插手!”

苏晴愣住,“什么意思?”

赵东没好气道:“就是说,这桩婚事必须得马思文开口,由他亲自解除婚事!”

“苏家这边不能生出事端,最起码不能让马家抓到把柄!”

“你是聪明人,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苏晴皱了皱眉头,“只能这样?”

赵东点头,“没错,我能做的只有这些。”

“为了你去跟岳丈掐一架?我还没糊涂到那种程度!”

苏晴郁闷的嘀咕,“还是偏心,这要是苏菲的事,你会就这么算了?”

赵东无语,“你别不知好歹。”

苏晴又恢复了往日模样,语气轻快道:“行了行了,不让你难做,马思文那边改天我去跟他聊聊,但是你得跟我一起!”

赵东郁闷,“苏晴,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?”

不等苏晴说话,门外传来敲门声,还伴随着苏菲的声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