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新年贺岁翁美玲

言安希问道:“那就都按我的思路走?”

“嗯。”言安宸点点头,“画吧,我陪。”

言安希笑了笑:“等我出来完整的图纸,我再给细说。”

言安宸瞟了一眼旁边的日历:“姐,知道今天多少号了吗?”

“知道啊,怎么了?”

“墨千枫说,会在生日之前,把公司还给我们。这件事,还记得吗?”

言安希握着铅笔的手一顿:“……嗯,记得。”

“现在日子越来越近了,觉得,会有可能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看啊,墨千枫十有八九又是在骗人。”

看着言安宸又要开始抱怨,言安希赶紧说道:“好了,闲着没事,去给我削铅笔吧,小心点别弄到手。”

言安宸马上就去了。

青春少女活力俏皮美美生活照

言安希看了他一眼,又垂下眼,叹了一口气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态问题,她对别人的承诺,已经没有看得太重,甚至都不放在心上了。

也许是,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吧。

她以前经历过太多这种了,已经看淡了,对承诺的兑现,真的不在意。

与此同时,墨氏集团。

墨千枫和墨父并肩站在一起,站在公司门口,身后还跟着公司的几位高层。

“等下慕总就来了。”墨父说,“千枫啊,没有想到,和慕总,还达成了合作。”

墨千枫只是笑了笑,没说话。

慕迟曜来做什么的,等一下,就清楚了。

一辆豪车缓缓的停在公司门口,墨父连忙迎了上去。

司机打开车门,慕迟曜下了车,先是看墨千枫一眼,两个人的眼神,有一秒钟的交流。

墨父已经说道:“慕总,久仰久仰,这一次终于见到慕总本人了。以前都是匆匆一面啊。”

“客气了。”慕迟曜说,“墨董事长,也算是我的长辈了。墨氏集团,在慕城,发展得也非常好。”

“哪里能跟慕氏集团比,当然,合作的话,强强联手,大家都更上一层楼。”

慕迟曜也笑而不语,和刚刚的墨千枫,神情几乎是一样的。

但是墨父一点也没察觉到。

他还一直都沉浸在,墨氏集团可以跟慕氏集团合作了,而且慕迟曜还亲自来这里了,公司一定会发展得更好。

墨父站在慕迟曜身边,一路畅聊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电梯。

墨千枫走在最后面,抬头看了一眼公司大厅的时钟。

离言安希的生日,真的越来越近了。

慕迟曜当真是要以生日礼物的形式,把言氏公司送给言安希。

如果言安希知情的话,不知道会作何感情。

但是,任何一个女人,只要得到这样大的生日惊喜,都会高兴得不知道要怎么办,笑得合不拢嘴。

会议室里。

慕迟曜扫了一眼身后的人,淡淡的说道:“除了我的秘书,还有墨千枫,墨董事长,其余不相干的人,可以离开了。”tqr1

“行,慕总吩咐了,当然要照办。”

墨氏集团的其他高层,陆陆续续退了出去,会议室的门也被关上。

陈航站在慕迟曜身后,尽职尽责的遵守着助理的本分。

墨父坐在慕迟曜对面,笑着说道:“慕总这一次亲自来,是想要做什么呢?以我对贵公司的了解,在房地产房门,我们两个公司……”

慕迟曜敲了敲桌面,打断了他的话:“这一次来,是想彻底把事情给完成。因为前期的工作,我和墨千枫,都已经沟通好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墨父转头看向墨千枫,“来来,和慕总好好谈谈。”

“这个不急,墨董事长,我和墨千枫都谈好了,现在,就只差这里了。”

墨千枫也适时的点点头:“是,爸,只差这里了。”

“所以慕总这一次来,主要是跟我谈的?”墨父问,“那慕总,请说。”

慕迟曜忽然微微的笑了一下:“其实,我就是有一件事,比较好奇。”

“慕总请说。”

“墨董事长,应该知道,我的妻子是谁吧?”

墨父一愣,点点头:“知道。”

他回答之后,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慕迟曜的妻子是言安希,那么,墨氏集团和言家的牵扯……

慕迟曜已经再次开口了:“那么,墨董事长,虽然年纪已经大了,但是以前的有些事情,不至于还忘记吧?”

刚刚墨父这心里,还是半信半疑的,那么现在,慕迟曜这句话一说出来,他心里立刻就确定了。

“我当然,还记得。所以……慕总,这次来,难道是想……”

“没错。”慕迟曜点点头,“就是关于,当年言氏公司的事情。”

“是想来为言安希讨一个说法?”

“我是来把这件事,彻底的解决了。”

墨父脸色一变,立刻看向身边的墨千枫,表情十分的惊诧!

但是墨父毕竟还是老江湖,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问道:“慕总这意思,其实我懂是懂了,但还有些地方不太明白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言氏公司,的确在当年被我们收购了。所以现在,慕总想要为妻子要回来,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不知道慕总,要出多少钱,收购曾经的言氏公司呢?”

慕迟曜眉尾一挑,忽然笑了:“钱?”

墨父这心里不好的预感,变得越来越强烈了。

陈航适时的说道:“墨董事长,如果按照市值估价的话,言氏公司现在的估价,应该是在十亿左右。”

墨父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点:“是的,陈助理说的没错。”

“十个亿,对我来说,的确不算什么。”慕迟曜淡淡的开口,“但是有时候,钱是不能这么花的。”

该花的钱,他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。

但是不该花的钱,他一分都不会多花。

“慕总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慕迟曜看向墨千枫,“问他。”

墨父大惊,看向墨千枫,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:“……,墨千枫,背着我,做了些什么!”

墨千枫显得十分平静:“爸,现在心里不是都已经明白了吗?为什么还来问我?”

墨父气得浑身发抖,就差拍桌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