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蜜桃视频爱如潮水带你飞ios

不行,不行,言安希想,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她要去找慕迟曜,让他去查秦苏,以他的能力,肯定能查得到的!

她现在要说服慕迟曜!

“阿诚,阿诚……”言安希从病床上起来,跌跌撞撞的就往外面走去。

阿诚一直在外面守着她,听见她的声音,连忙应道:“太太,我在这里,怎么了?有什么事?”

“我要去找慕迟曜,他人呢?他人呢?”

言安希揪着阿诚的衣服,不停的追问道:“中午的时候他还来过,现在他人呢?”

“慕先生去公司了,他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。”

“那现在带我去公司,”言安希说,“就现在。”

“太太,您……”阿诚有些犹豫,“您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,您现在身体这么虚弱。”

“不行,我等不了了,阿诚,这些就带我去,连也要和我唱反调了么……”

阿诚见她这副模样,心想,太太也许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。

他点点头:“好,太太,我马上带去。”

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

言安希苍白的脸上,满是坚定。

她真的很急,可是却力不从心,想快走一点,都没有什么力气。所以阿诚需要时不时的停下脚步,等她跟上来。

言安希也知道自己走得太慢了,她直接说道:“阿诚,背着我吧,我腿软,走得慢。”

阿诚一下子,就手足无措了,脸都有些红了,一个一米八的高个儿,硬汉形象的保镖,忽然脸红了。

不过言安希现在心里急得一团糟,根本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些。

阿诚说道:“太太,这样不好吧,要是慕先生知道了……”tqr1

就慕迟曜那个占有欲,知道后那还不得疯了。

言安希急德直跺脚:“要是再这么磨蹭,我都要被急死了。”

没有办法,在言安希的强烈要求下,阿诚微微蹲下身子,背起了言安希。

言安希真的很轻,阿诚背着她,丝毫不觉得吃亏。

不过阿诚脸更红了,像是喘不过来气一样,只顾着低头快走了。

言安希的头发垂下来,落在他的肩膀上,头发上的香味,若有若无的传到他的鼻尖。

阿诚只觉得心跳加速,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

最后到了车子旁边,阿诚才把言安希放下来。

“去慕氏集团,快点,阿诚。”

“好的,太太。”

一路上,言安希的心里,都在飞快的思考着。

她不知道慕迟曜会怎么做。

言安希在心里告诉自己,她最后一次,去说服慕迟曜,彻查秦苏。

最后一次。

如果他还不愿意,那么,她就自己想办法了。

为了保护弟弟,她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。

她也不再容许,秦苏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来了。

到了慕氏集团,已经天黑了,言安希下车,抬头看了一眼。

慕氏集团的写字楼最高一层,还亮着灯。

那么就说明,慕迟曜在那里面。

言安希低头,快步的走了进去,双手紧紧的握着,指甲都掐进肉里去了。

总裁办公室里。

慕迟曜手边,堆着一沓文件,都有半个高了,都是需要他签字的重要文件。

白天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星辰医院,陪着言安希,安抚她的情绪,还要去处理言安宸被害的事情,公司里的事情,只能延后。

有些就让沈北城和厉衍瑾帮他处理了,但是有些工作,是必须要他本人亲自来处理的。

他是趁着言安希睡熟了,才回到公司的。

而且这几天,他也没有去秦苏那里,他怕……言安希心里不高兴。

这段时间,还是把心思和精力多放在言安希身上吧,她更脆弱一点。

办公室里安安静静的,只有慕迟曜签字时候的沙沙声。

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,软绵绵的,如果不仔细听,还听不出来。

慕迟曜微微皱眉,一抬头,正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言安希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

言安希也看见了他,悬着的心,好像终于落下来了一样。

两个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刹那,彼此的心都颤了一下。

言安希下意识喃喃的说道:“慕迟曜……”

她这一声,喊得他心都要化了。

这几天两个人的相处,都十分冷淡,慕迟曜去陪言安希的时候,她也是爱理不理的。

偏偏慕迟曜有气撒不出,也只能忍了。

他抱她,亲她的时候,她也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,任凭他摆弄着,就是不给他任何的回应。

看着她越来越沉默,越来越消瘦,慕迟曜心里别提有多么难受了。

可是他又没有任何办法,完束手无策。

听到言安希这么喊他的名字,慕迟曜立刻站了起来,绕过办公桌,朝她走去:“怎么来了?”

言安希走了进来,轻轻的关上办公室的门。

慕迟曜走到她身边,直接伸手抱了她一下,只觉得怀里的她又瘦又娇小,忍不住又抱紧了一点。

言安希靠在他怀里,他胸膛的温度,让她觉得,好像是……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暂时依靠的地方。

她太无助,太慌乱了。

“慕迟曜……”她又喊道,“我醒来后,怎么就没看见?”

“我来公司处理一点急事。”

“噢……”她点点头。

“怎么了?”见她这么乖巧的模样,慕迟曜的心又软了几分,“要是觉得一个人在医院害怕的话,以后我就不离开,一直陪在身边。”

言安希咬了咬唇,忽然伸手轻轻的推了他一下。

慕迟曜松手,低头看着她。

“我来找,是想……和说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?”

言安希沉默了一会儿,才抬起头来,看着慕迟曜的眼睛。

最后一次,她在心里,又告诉自己一遍。

见言安希的目光有些闪躲,慕迟曜的声音又放缓了一点:“说吧。”

言安希咬了咬唇,也没有再扭扭捏捏,直接说道:“我现在可以肯定,秦苏就是害我弟弟的凶手,慕迟曜,但是我没有证据,我希望……”

慕迟曜听到她的话,眉头一皱,但是只是喊了一声她的名字:“言安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