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深夜释放自己黄瓜

“天亮之前,我让他去歇息了,恐怕现在还不知道情况。”

邢子舟轻声回应。

凤九儿点点头,回头看着他:“给我一份昨夜当值兄弟的所有名单。”

“九儿,你……”邢子舟浓眉轻蹙了蹙眉。

“你去准备便是。”

凤九儿摆了摆手,“早送过来,早点歇息。”

邢子舟知道凤九儿心情不好,也没有多问,颔首转身离开。

“娘,雪姑,去我的帐篷说话。”

凤九儿看了身旁的两人一眼,转身往帐篷而去。

“延东,你们在四周守着,不可让任何人靠近。”

凤延东,凤延南,凤延西,凤延北同时颔首,往东西南北四个地方分散。

剑一守在原来的位置上,没离开,也没跟进去。

文艺范少女轻嗅花朵长发拂面清纯气质写真图片

凤九儿走进帐篷,龙飞燕和雪姑也走了进去。

放下帘子,雪姑轻声说道:“九儿,你怀疑咱们兄弟中有内鬼?”

“嗯。”

凤九儿过去掀开被子,腾出一个位置,“娘,过来住。”

“我怀疑咱们内部有内鬼,已经不是第一回了,雪姑,你还记得当时与太子对战之事?”

“嗯。”

雪姑颔首回应。

“当时我也有怀疑,只是没找到任何证据。”

凤九儿过去矮桌上,倒了一杯水。

“没想到,事情这么快又发生了。”

“以昨晚堡主的眼神,我几乎能肯定,今天他是愿意打开门让咱们进去的,没料到突然会出现这种事情。”

雪姑看着她,气息有几分低沉:“这件事情,并非巧合。”

凤九儿颔首,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,晃了晃。

“也有可能里面根本没死人,堡主将这种消息传出来,是为了拒绝我们进去。”

“但,这个可能性看起来不大,所以我猜里面真的出事了。”

“或者是南蛮堡的敌人找上门,希望借助我们的力量,将南蛮堡消灭。”

“也或者单纯我们内部的问题,有人想要阻止咱们前进的脚步,目的就是为了宝藏。”

“不管是那种情况,现在也得想办法解决。”

凤九儿拿起杯子,昂起头大口大口地喝水。

雪姑在一侧坐下,看着站在桌子旁的女子:“九儿,可有怀疑的对象?”

凤九儿放下杯子,回头对上她的视线,轻皱了皱眉。

“说实在,我谁也不想怀疑,知道要寻宝藏的人,来来去去就没几个。”

“加上我的四名贴身侍卫,和组长,队长,一共二十几人,雪姑,你说我该怀疑谁?”

凤九儿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为了安全起见,这件事情我都让他们保密。”

“昨天哪怕两名兄弟被控制,也只会说咱们要找一处山脉,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处山脉下有可能有宝藏。”

“所以,问题就在我们二十几人身上。”

雪姑浅叹了一口气,轻声问道:“藏宝图的事情,除了我们三人和剑一,可还有其他人知道?”

“没有。”

凤九儿摇头回应,“剑一是不可能的,我能用性命保证。”

“就连乔木和小樱桃,也只知道宝藏就在那带山脉下。”

“图案上隐约看见五个山头,没有我两张临摹的图案和玉佩,要找宝藏也不容易。”

“九儿。”

突然,一直没作声的龙飞燕低唤了声。

凤九儿对上她的视线,眨巴了下眸。

龙飞燕看着她,蹙了蹙眉:“你是忘记哑奴了?

并不是所有能为你送命的人,都一定会对你忠心。”

她的话,让凤九儿无法反驳。

凤九儿看着龙飞燕,抿着唇,过去在她身旁坐下。

“事实上,哑奴是我的人。”

龙飞燕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啊?”

凤九儿看着龙飞燕,瞪大了双眸,“哑奴是你的人?”

“是。”

龙飞燕颔首,“他名义上帮凤穹苍做事,但,他却是我的人。”

龙飞燕对上凤九儿一脸不可思议的目光,继续说道:“很多事情,眼见不一定为实。”

“有时候,就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不能尽信,何况是外人?”

凤九儿看着龙飞燕深吸了一口气,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不过,我不会怀疑你和爹爹,就像你从未怀疑外公和舅舅一样,不是吗?”

“对了,娘,哑奴他现在在哪?”

“你还关心他?”

龙飞燕挑了挑眉。

“嗯。”

凤九儿点点头,“他是出卖了我,但他真心待我多年,也是事实。”

“这么久不见,关心关心他很正常不是?”

而且不管哑奴是谁的人,他对她的出卖,也是为了她。

换一个角度来看,事情完全不同,她早就不生哑奴的气,更何况是现在?

“这事以后再说,现在当务之急是看看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龙飞燕看着自己的女儿,浅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也别叹气了,这丫头与你一模一样,都怀有一颗善心。”

雪姑轻声说道。

龙飞燕白了雪姑一眼,声音低沉了几分:“善心顶什么用?”

“对,不顶用。”

雪姑摇摇头,浅浅一笑,“不过,我这个外人,这辈子都不会出卖你们,尽管放心吧。”

“雪姑早就不是外人。”

凤九儿看着雪姑,也微微勾了勾唇,“不管内鬼是谁,现在要先确定里面的情况。”

“好,我与你走一趟。”

龙飞燕站起,“先去用早膳,两刻钟之后出发。”

凤九儿看着龙飞燕,微微勾了勾唇:“娘,你怎么知道我想和你一同进去?”

“快准备,没时间与你啰嗦。”

丢下一句话,龙飞燕举步往外走。

凤九儿抿了抿唇,快步跟上。

在她们离开帐篷的时候,守在帐篷前的凤延东,拦住了一人。

“九儿小姐有令,不管是谁,都不能进入。”

凤延东拦着要向前的拓跋岢岩。

拓跋岢岩停下脚步,皱了皱眉,看着凤九儿出来,他才继续往前。

“九儿,发生什么事情了?

我听说南蛮堡里面死了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凤九儿看着拓跋岢岩,轻点了点头,“现在事情还不确定,你一夜无眠,再休息一会儿。”

话语刚落,她环视了四周一眼,耸了耸肩。

“现在,你想休息,看起来也不行了。”